欢迎光临江淮家园网!

退休绿皮车“返聘”支援春运

编辑时间:2018-02-27   作者: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阅读次数: 931

  春节之前,绿皮车的客流量主要由南向北,春节过后,绿皮车主要是到杭州、义乌、温州等地。

  孟车长正在帮乘客规整行李。

  即将驶出车站的绿皮车。

  列车长名叫孟祥柱。

  绿皮车一共有18节车厢,孟车长常常要走上近两个小时。

  孟车长放在帽子里的车次表,已经被汗水浸湿。

  绿皮车的车厢靠烧锅炉维持全车的取暖。

  好不容易到了车头处,取下帽子休息片刻,头发全都汗湿了。

  老赵一边推着走,一边喊着,车厢里人挤人。

  老赵正在给水壶加水。

  老赵将小水壶拎到锅炉旁。

  老赵烧水,都是满脸大汗。

  烧水锅炉的位置只够站一个人。

  据江淮晨报报道  还记得四年前,合肥火车站最后一趟绿皮车正式“退役”。今年春运,我们又再次见到了它。它车顶冒着烟,昂首挺胸地进站、出站,“呜……轰隆隆、轰隆隆”,有一种肩负“光荣”的使命感。据了解,今年春运期间,合肥客运段一共调来8组这样的老式绿皮车。今天,我们就来听听他们其中的一列车——K5621次“叙述”他的故事。

  自我介绍30年车龄的“老兵”

  我是一辆老式绿皮车。提到“绿皮车”三个字,年轻人都会皱起眉头,“老龄”“条件差”成了代名词,“花生瓜子八宝粥”的叫卖声也浮现脑海。可我为什么还用“老式”这个词,因为现在还有一种被涂成绿色车皮的列车,它们跟我不同的是,除了绿色上有略微差距,我是墨绿色,它们是橄榄绿色,最大的不同还是来自“内容”,它们是空调硬座,还有硬卧和软卧呢,而我只有硬座,另外它们有空调,而我在寒冷的冬天,只能靠烧煤取暖。

  我的列车长名叫孟祥柱,他是一名老车长了,我们叫他“孟车”。对于我究竟多大,孟车还咨询了很多铁路上的“老人”,但最终大家只能确定,我出生于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具体时间真的记不住了。也就是说,我至少也有30多岁了,是一个真正的“老兵”。

  重出江湖一千公里票价只要83.5元

  2014年,我们这些“老兵”悉数退役,经过合肥火车站所有的绿皮车都不再载客了,我也进了车库休息。对于这暂时的“隐退”,我有些舍不得服役了30年的工作,但和已经破旧到被拆解的绿皮兄弟车比起来,我总觉得我还会再回来的。

  今年春运,我接到通知,要被调来“临时救急”,跑温州-阜阳段。从1月30日开始,我就以“临客”的身份,重新上岗了。我又见到了我的老朋友们,合肥客运段合甬车队的孟车,给我烧锅炉的老赵师傅等等。激动之心难以言表,我只能用尽职尽责,保障旅途平稳安全来报答他们的默默付出。

  春节之前,我的客流量主要由南向北,将大量旅客带回阜阳老家,让他们跟家人团聚。而春节过后,我的主要任务就是从阜阳将他们再送到杭州、义乌、温州等地。每一趟旅程,我都跑得“雄赳赳气昂昂”的。尽管现在的“年轻”车辆都是高铁、动车、空调、普快,速度、条件提高的同时,票价也涨了不少,而我“重出江湖”票价却依旧最低,从阜阳到温州有一千多公里呢,只需要83.5块钱,难怪好多旅客还会选择我。

  即将谢幕供水员的最后一个春运

  “这个车餐厅在哪里?”一位女性旅客问列车员。“不好意思,这辆车没有餐车。”很多现代的80、90后都没有接触过我,对于没有餐车,还没有空调的我,他们常常睁大了双眼,一脸惊愕地看着,这样的表情,这段时间我见了太多。

  我一共有18节车厢,整个车厢取暖和烧水是冬天里最难的事。看到我头顶上冒着的白烟没?没有空调,就是靠着烧锅炉维持全车的取暖。外面再冷,车里温度也能保证在15摄氏度以上。

  我的车上一共有9个大壶,分别在两个车厢的连接处,大家伙泡面、喝水都得来这个大壶处接水。而这些大壶全都是靠烧水炉维持供应。全车有三个供水员,赵家震就是其中之一,我们都叫他老赵。

  老赵今年59岁,今年国庆节退休。他的兜里有一把钥匙,可以打开烧水锅炉的小门。每次离开,他都要将这把小挂锁又重新锁回去。在铁路上烧水烧了30多年,这是他最后一个春运。

  烧水锅炉的位置只够站一个人,老赵个子大,冬天穿着也比较臃肿,他得蹲下来摆弄那些煤炭,不断给锅炉加碳。一个锅炉的水烧开得要30分钟到40分钟。老赵有一个小马扎,就放在他的小推车上,挤在狭小的空间里,弯腰弯到很累时,他会拿出小马扎坐着擦擦汗。这个冬天很冷,但老赵烧水,都是满脸大汗。

  小推车上有三个小水壶,锅炉里的水烧开后,正好兑满这三个小壶,三个小壶正好可以兑满供旅客用水的一个大壶。老赵锁好门,小心翼翼地推着还在翻滚的水壶行走在车厢里。“让着让着,开水烫着了啊!”老赵一边推着走,一边喊着。车厢里人挤人,行李挤行李,迈出脚都不易。

  一趟水送完后,再回到锅炉旁,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老赵一个人负责三个大壶,随着客流的增多,他的工作几乎没有停歇。他是我们车上年纪最大的员工,我知道他舍不得我,也舍不得铁路,可是他不说。

  列车长职责450米的车厢走完近2个小时

  孟车从车尾开始走到车头,他的巡查又开始了。他是一位老车长,在铁路上工作30多年。我一共有18节车厢,每节车厢25米,450米的距离,孟车常常要走上一个多小时,一个来回两三个小时也是常事。

  好不容易到了车头处,风很大,他取下帽子休息片刻,头发全都汗湿了。他戴着“列车长”的袖标,巡查车厢的时候,很多人看到这三个字,都会特意向他咨询问题。除了解答问题,帮乘客规整行李,他一路上还得不断地提醒乘客注意安全。“烟头放在烟灰盒里”“小心一点,不要坐在连接的夹缝处容易夹手”……这些话每到一节车厢都要说几遍。

  他下班后的休闲时光喜欢钓鱼,鱼塘主人跑过来问,“你是铁路上的吧”,孟车一惊。“你们铁路上的来钓鱼都不爱说话。”“可能是因为我一天说的话比你一个月说的话还多。”孟车笑着说。

  一趟车次,孟车会在车上待三天,而他却从不抱怨。“我们铁路人虽然不能常常陪伴家人身边,可是三五天见一回,不也能促进感情,天天待在一起也会吵架嘛。”他的话惹得一帮同事们都笑了。

  我很喜欢和他们并肩战斗,即使春运结束后,我就要再次告别铁路,但这些旅途中的快乐与温馨,我会永远珍藏。

友情链接
网易安徽 凯风网 中国反邪教网 京都之声 海河网 冀风网 人间正道 晨风网 大美黑龙江 海尚网 莫邪网 钱江潮 福建海丝网 赣韵网 山东反邪教 凯风河南网 九凤网 洞庭云帆网 粤正风清网 桂风网 正风网 最美山城 蜀风网 黔风网 云南风 新陕网 飞天阳光网 青海凯风网 塞上风网 丝路清风 魅力成都网 塞北风 汾河网 北疆风韵 人本网 岳麓红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