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江淮家园网!

【原创】徽州百家宴之梳头饭

编辑时间:2017-09-13   作者:韩文杰   来源:江淮家园网   阅读次数: 146


(吴孙民摄)

都说做官千里也为的一张嘴,一日三餐不可少,咱徽州人文礼繁多,办喜事、丧事午后一顿点心香葱面必不可少的,嫁女儿更是要在午饭前“夹塞”一餐梳头饭。不知是因为祖祖辈辈男主外、女主内,男尊女卑的观念一以贯之,还是因为凸显咱徽州女人知书达理、秀外慧中呢,明明一场正儿八经的酒宴,愣是要称作“梳头饭”。

如此,早饭后帮工的女眷们前脚锅碗瓢盆碗筷才收拾停当,后脚又得各司其职,开灶烧锅、淘米洗菜,忙活起来。

热灶热锅,转眼间六桌丰盛的菜肴上桌,梳头饭专为女眷享用,男士靠边站,数量不多,质量不减。虽说女眷们不讲究席次,但正经事正经办,红纸条(座次贴)还是要上的,正桌7个年龄相仿的姑娘陪侍新娘,次桌以后就基本以年龄、亲疏为脉络编排座次了。可惜女眷们有几人明了错综复杂的座次关系,结果坐得张冠李戴,贻笑大方。都不去管了,不就吃餐饭么,搭上熟识的聊天有伴就成。

略施粉黛的新娘荷凤美目顾盼,巧笑倩兮;陪侍的小姐妹们姹紫嫣红,分外妖娆。酒本催情物,三两杯红酒下肚,小姐妹妹粉面桃腮,不胜娇羞,更显风情万种。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深,姐妹一场,多少回忆脑海里,多少往事笑谈中,此时此刻,都是一根“嘶嘶”燃烧的导火索。谁触碰了,都会引爆一次山呼海啸的泪奔。这既是小姐妹们的团圆宴,也是告别酒:此后彼此远嫁四方,即便碰面也是往来匆匆,要欢聚一堂就难了。人各天涯,纵有心里话,更与何人说?

女人呀,究其一生,能有几次端坐首席首座,被人众星拱月般陪侍。这是一顿久违的饕餮大餐,可是谁都没有心情吃。这是娘家人对女儿这么些年来风雨同舟,勤勤恳恳劳作,任劳任怨帮衬,见缝插针垫补的褒奖,有苦劳更有功劳。

为了照应两个弟弟,荷凤读罢五年级就被迫辍学了。一想到这,德来叔很是歉疚:这孩子脑瓜灵醒,好学上进,是块读书的料,六年级开学那天,老师一动员,她就欢天喜地坐进教室里,自己去学校把她拽出来,她抱着课桌哭得撕心裂肺;自己心一软,松手了……晚上凑巧儿子病了,又哭又闹,老婆抱怨说:“囡儿读再多的书也是给别人家读,儿子病了,明天你就歇工照应他去……”那会儿年轻气盛,火爆脾气,听着像一枚一点就响的炮竹,一把扯过孩子稚嫩肩头上的书包,塞进灶膛里。女儿痛彻心扉啊,整整半年没说一句话。

“你糟践了自家闺女啊。”多年后,德来和当年荷凤的小学老师同桌喝酒,老师借着酒劲,狠剋了他,“当年学习成绩比你闺女差的两人都考上中专,端上铁饭碗了;也就多读四年书呀,就吃公粮了。你呀,真糊涂……”德来平生第一次三两酒就醉的不省人事。

虽说女儿到底把辍学这页书翻过去了,在家帮忙照顾弟弟,干几年农活,就和女伴们一起嘻嘻哈哈南下打工了。可人家有文化,干的轻巧活,细皮嫩肉;女儿只能干粗劣活,糙手糙脚。每每看到女儿愣愣地凝望着电视里上课的场景心醉神迷的神情,德来叔心底那个疤就像阴雨天的关节炎隐隐地疼……彩礼钱一分没(在彩礼单上)开,亲家过意不去,硬塞过来一万元,他也随手丢进陪嫁的红漆箱里“压箱角”了。这番老伴倒是通情达理,三番五次嘀咕亏欠女儿太多。

爱恨就在一瞬间,举杯对月情似天。别了,这个曾经恨得咬牙切齿,又爱得死去活来的家,荷凤偶一抬眼,就与厢房门口一双目光对上了:妈——昨晚通宵夜话,诉不尽母女情。闺女今天还是自家人,来日嫁作他人妇,再来就是客,说的是两家话。母女连心,瞅着后厨不忙,做娘亲的又忍不住过来远远地偷望一眼。

别人座位上杯盘狼藉,自己座位上还是清清爽爽,一餐梳头饭,满桌子山珍海味,吃的人心里恍恍惚惚,五味杂陈。

门前人声鼎沸,鞭炮震天响,迎亲的进门了,该去梳妆打扮、披红挂彩了……

友情链接
网易安徽 凯风网 中国反邪教网 京都之声 海河网 冀风网 人间正道 晨风网 大美黑龙江 海尚网 莫邪网 钱江潮 福建海丝网 赣韵网 山东反邪教 凯风河南网 九凤网 洞庭云帆网 粤正风清网 桂风网 正风网 最美山城 蜀风网 黔风网 云南风 新陕网 飞天阳光网 青海凯风网 塞上风网 丝路清风 魅力成都网 塞北风 汾河网 北疆风韵 人本网 岳麓红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