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江淮家园网!

中国古代传说中的龙究竟都哪去了呢

编辑时间:2017-09-13   作者:张佳玮   来源:北京晚报   阅读次数: 51

 

为什么传说里有龙,可是我们现在却看不到龙了呢?这个问题,中国古代已经有人问了。《左传·昭公二十九年》中记载,魏献子去问蔡墨:龙是很聪明是吧?要不然,怎么从来没人亲眼见过龙呢?

蔡墨先生说了:不是龙聪明,是人太无知。您看他这话说的,好像龙是皇帝的新衣似的。

然后蔡墨先生又说了:古代人不但见得着龙,还养龙呢!有所谓豢龙氏,有御龙氏。

魏献子问了一句我们都想问的:那,为什么现在没龙了?

蔡墨说:因为现在没人养龙了。龙是水里的动物,水官荒废,就没有活龙了。但以前是有龙的,不然,《周易》里怎么会说龙呢?什么群龙无首、亢龙有悔、飞龙在天、见龙在田……好像古代龙到处都是,田间地头,天上地下。

总括一下蔡墨先生说法,我们也明白了:按照他的逻辑,中国古代是有龙的,只是到春秋时,没人会驯养了,龙就没了。

然而中国的龙,到底是什么呢?

《说文解字》中说龙,是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即,龙是一种鳞虫,即长了鳞片的爬行动物,又和水沾亲。

《说文解字》又说了,龙这玩意,“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它能飞。《易经》又说“飞龙在天”、“龙战于野,其色玄黄”。打起来是黑黄的,还能飞。

所以我的猜测是:古人大概看见过水边有大蜥蜴或者大鳄鱼,就叫做龙。

之后,见风云变色,起了沙尘暴,形如大鳄鱼,就一并揉搓起来想象了。

当然,古人还会给龙分类。《广雅·释螭》说:“有鳞曰蛟龙,有翼曰应龙,有角曰虬龙,五角曰螭龙。”《山海经》说,黄帝让应龙杀了蚩尤。这就是黄帝派一个有翅膀的龙干掉了蚩尤——听着像中国版《权力的游戏》嘛!  

印度佛教里,有所谓“天龙八部”。一天二龙三夜叉,听着很厉害。但这其实是翻译得好。印度龙叫做naga,而印度的眼镜蛇是Naja naja。所以印度的龙,本意该是印度眼镜蛇。

巴比伦有一种类龙生物,谓“怒蛇”,也是个四不像似的玩意:身上覆盖鳞片,仿佛蛇;前脚是狮子腿,后脚是鹰爪;头上生角、有冠,舌头分叉如蛇,尾巴是蝎子。

而英语中的龙是Dragon,大家都知道。这词的词根,可以上溯到拉丁语draconem,再上面是希腊词drakon:这词最早,是“蛇、大海鱼”的意思。

当然了,希腊人民作为神话大户,怎么能没龙呢?科尔奇斯王国战神森林里的橡木树上,有所谓金羊毛。英雄伊阿宋要过去拿金羊毛,发现有条不眠龙盘在树上。《变形记》里说了,这龙头冠高耸,口里舌头分三叉。

——这乍听,不就是条大眼镜蛇嘛!

守护宝藏、跟条大蛇似的大龙,这就是希腊凶龙。此后的欧洲龙守宝藏,大概从这儿开始的。

希腊也有过奇怪的传说。埃里亚努斯先生博采众长,说,有从印度回来的人见过真龙:牙齿大得像野猪,又仿佛鲨鱼。有的龙会去猎大象,一高兴就能长到五十来米长,哎呀呀吓死人了!

一般欧洲龙,那都是巨大、喷火、长角、吓人、活像个大蜥蜴,背上长了蝙蝠式翅膀,四只脚,大长尾巴。《权力的游戏》里那种。

欧洲龙又很矛盾。虽然能飞,但平时一般盘在地下,尤其要盘在宝藏金银上,等着勇士过去杀它们。这个设定从伊阿宋拿金羊毛开始,全欧洲通用:龙都很神经,金银财宝,不吃不喝,盘着,专门给主角当麻烦。

威尔士有个古老故事,《路德与莱夫里》,里面有条白龙入侵英国,红龙出战,这俩货打起来,真是作孽:龙一叫唤,女人听了流产,动物听了死,植物枯萎,真是魔音入耳。不列颠国王路德和他弟弟莱夫里一琢磨,在不列颠中间挖个坑,填上蜂蜜酒,等龙过来喝醉了,睡着了,路德就把龙给绑起来了——这个故事里,龙就是个坏东西。中国文化里,龙的声音是好的,词牌名《水龙吟》,侠客拔出宝剑也是一声龙吟,就没这么祸国殃民。当然,英国人从此觉得红龙是保护神:亨利七世专门让红龙当国徽,喷着火保卫英格兰。

欧洲龙也并不都是四条腿。英国有个词wyvern。跟一般欧洲龙不同的是,这玩意只有两只翅膀与两条腿,看上去似乎更接近一只鸟。这种龙一般不太喷火,但有毒。在纹章里,一般画得仿佛一只大鸟,只是长了龙脑袋和鱼尾巴。丘吉尔家始祖、英国战神马尔波罗公爵就信这个。

斯拉夫神话里,有个玩意叫zmey,也算一种龙,当然,词根也是跟蛇有关。罗马尼亚有种玩意叫zmeu,波兰则叫smok,都差不多。这玩意很奇怪:绿色,三个脑袋,俩后爪很大,直立行走;两个小前爪,会喷火。

斯拉夫歌谣里,有位多布雷尼亚-尼基季奇,从恶龙Zmey Gorynych爪下,拯救了扎巴娃。这里有个好玩的细节:这龙脑袋被切,并没有死,还能打。最后被杀死后,龙血不散,差点把多布雷尼亚给淹死了。这种怪龙的最初灵感,大概是壁虎尾巴砍了又长,让斯拉夫人民有了感觉吧!

总之说来说去,世界各地文化里,都有这么个玩意:爬行动物类,词根与蛇或水有关,神通广大,凶猛残暴。论其起源,则无非是蛇或大鳄鱼。配合风云多变,幻想这货能飞,自然就显得神通广大了。

古人并没有什么科学实证精神,而且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希腊人说印度的龙能吃大象,犹太人认为利维坦在海里喷火。这种话都是听着有趣,查无实据。大体上,以蛇或鳄鱼为词根的龙,主要在水里活动,欧洲的龙则从希腊龙开始,爱守护宝藏。英国那种两足飞龙,更像是拿鸟和龙揉搓的东西。

可是,既然可以考证出龙是眼镜蛇或者鳄鱼,那么,直接摒除迷信,管一切龙叫鳄鱼多好啊?

这里就有词性问题了。

经过人类数千年的创造,龙这个字眼,已经很神圣美丽了。就像麒麟、凤凰,天晓得真家伙是怎么样呢,但不妨碍我们想象其美丽。真龙天子,生龙活虎,龙腾虎跃,听着都很好;真鳄天子,这就不大好听了。让属相龙的诸位改属鳄,没一个人会愿意。洪七公对郭靖说,“来我传你降鳄十八掌”,郭靖可不得一脸晦气,以后专门和两栖类打交道?

最后,终南山下活死人墓里,走出一个清丽秀雅、白衣如雪的小鳄女,尹志平快步上前道:“鳄姑娘!”——效果棒极了。

友情链接
网易安徽 凯风网 中国反邪教网 京都之声 海河网 冀风网 人间正道 晨风网 大美黑龙江 海尚网 莫邪网 钱江潮 福建海丝网 赣韵网 山东反邪教 凯风河南网 九凤网 洞庭云帆网 粤正风清网 桂风网 正风网 最美山城 蜀风网 黔风网 云南风 新陕网 飞天阳光网 青海凯风网 塞上风网 丝路清风 魅力成都网 塞北风 汾河网 北疆风韵 人本网 岳麓红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