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江淮家园网!

合肥“爱心宾馆”收留流浪儿等30人自己债欠20万

编辑时间:2017-11-20   作者:   来源:中新网   阅读次数: 698

她开宾馆收留过流浪儿童、残疾人、孤寡老人30余人 自己却欠下20万元债务

一家“爱心宾馆”的困境与尴尬

据北青报报道  安徽省合肥市淮河路步行街的一条巷子里,开了大大小小的几家宾馆。但其中一家因为店内挂着的一块白板,而成为近来关注的焦点。白板上写着三类人可以免费入住,“伤残人员、孤寡老人和未成年”。

宾馆老板李玲对北京青年报记者称,从2008年起,也就是宾馆正式营业的第二年,她便开始收留以上三类人免费住在店内。除了免费提供住宿,李玲平时也会给其他房客做饭炒菜,并尽可能提供生活上的各类帮助。也正因此,这家宾馆被称为“爱心宾馆”。尽管李玲的善举被人称赞,但她却苦恼不已。李玲说,经营宾馆这些年来,她已欠下20万元左右的债务,这家“爱心宾馆”目前也陷入经营困境。

开设“爱心宾馆”三类人可免费住

金凯宾馆至今已经营业了十余年时间。宾馆位于闹市区,但却不大,只有9个房间。大房间2间,小房间7间,收费低廉,平均50元每晚。这家宾馆的房费,就是李玲全部的个人收入。

老板李玲对北青报记者称,2007年,在表妹的鼓励下,自己选择开了这家“不怎么需要费事”的宾馆。

但在2008年,宾馆意外来的两位客人,打破了李玲正常经营的原计划。

李玲回忆,那是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十三四岁的样子。因为没有身份证,两人没法到其他宾馆入住。“他们说没有家,一个是父母离婚了,另一个是孤儿。没有办法,我就跟他们说你们就在这儿住。”自此以后,两个孩子就在金凯宾馆住了几年,直到成年之后出去工作。

在这两个孩子之后,陆陆续续又有其他困难房客来免费住在这里。李玲称,从开设宾馆至今的十余年时间里,她大概收留流浪儿童、残疾人和孤寡老人等30余人。

除了收留这三类人,李玲平时做饭炒菜也会招呼房客一起吃,房客有什么大事小情,李玲还会主动帮忙。

近几年,“爱心宾馆”的称号逐渐传播开来。

欠下20万元高额债务

“爱心宾馆”逐渐吸引了很多生活困难的房客前来入住,李玲“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的”。但这些人上门,李玲还是会选择收留。有的流浪儿童在这里一住就是三四年,还有的残疾人住了一年多。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蹭住”房客给李玲增加了额外负担。

李先生住在金凯宾馆里已有三个月左右的时间,除了已经交过的900元左右的房费,李先生还欠着李玲三千多元房费。“我之前就是在外面混,也没什么钱。到这边住了之后,最近才找到工作,打算攒钱之后就把剩下的房费还给她。”

李先生说,也有一些房客,在欠了三四千元的房费之后,就一声不吭离开了宾馆。

除了被拖欠房费,李玲还要承担许多本不应她承担的开销。房客赵芳(化名)对北青报记者说,“有的时候我们睡个懒觉,或者忙的时候,老板娘还给我们做饭吃,经常是五六个人一起,她买菜也是一大袋一大袋地买。”金凯宾馆尽管破旧,但大到洗衣机、冰箱、微波炉等家用电器,小到油盐酱醋,也都供房客免费使用。

在入住之初,赵芳只是觉得老板人很好,但却没想到,因免费提供食宿、帮其他房客还债,李玲还为此欠下了本不属于她的高额债务。

赵芳称,自己就经常看到有要债的上门。“要债的经常来,每次来都吵吵闹闹,吓得我不敢出来。”跟李玲聊过后,赵芳才知道,原来李玲欠下了高利贷。

李玲对北青报记者称,经营宾馆这些年中,她在外面欠了有20万左右的债务,至今也没有告诉家里人,家里人知道的,只是新闻中那个热心奉献的李大姐。她的孩子患上尿毒症需要换肾,看病的钱也都是由丈夫在筹。

提及李玲举债献爱心的行为,赵芳认为她有点“傻”,“之前有个怀孕的女孩,李大姐就给了她一万九千块钱,现在也有欠着她房钱没给的。没钱就拆东墙补西墙,到处去借,现在哪有像她这样的,没见过像这么傻的人。”

以后仍希望继续经营宾馆

在了解了李玲的困境后,当地一家公司的老板郑义也曾给金凯宾馆筹款捐钱,但却显得杯水车薪。“去年下半年,一个朋友跟我说了‘爱心宾馆’的事情,我也去看了一下,有老头在那儿住。”郑义介绍,原本他们打算举行大众募捐,考虑到商户较多的原因,他选在了一家批发市场来筹款,但是走了一天也只收到了几千块钱。郑义自己另外拿出了1万元钱,连同捐款一起给了李玲,“希望也有其他人能够帮忙,因为小企业主一下子给太多也不现实。”

近日,北青报记者从金凯宾馆所在的合肥市逍遥津街道办事处了解到,在金凯宾馆引发关注后,社区工作人员也走访宾馆,并从其他房客处了解到,金凯宾馆此前收留过流浪儿童,目前已经没有。而李玲的高额债务,是因为此前仗义帮助过一个住客女孩还债,借了高利贷,高利贷也因此经常到宾馆讨债。另据工作人员介绍,李玲自己有一个女儿,二婚后有一个继子,继子患上尿毒症,现在去医院配型后发现她的肾源匹配,准备给继子捐肾。“没有相关书面性证明,但能确定的是目前她确实经济极其困难。”

尽管债台高筑,还要面对每个季度一万七千多元的宾馆房租,李玲仍希望继续把金凯宾馆经营下去,省得以前救助过的流浪小孩回来了,找不到她。

对话

救助的小孩在外面遇到事情还是会回来

近日,北青报记者联系到了金凯宾馆的老板李玲,李玲讲述了“爱心宾馆”开办的初衷,以及这些年经历的故事。她也坦承,欠下的高额债务让她的宾馆陷入经营困境。但有一丝希望,她仍要继续把宾馆开下去。

北青报:当时为什么想要开宾馆?

李玲:2007年的时候,我表妹就干这个,她就叫我开一个,说干这个轻松。一开始就是正常经营,也没想过变成“爱心宾馆”。

北青报:后来为什么免费收留三类人?

李玲:来了两个小孩,他们说没有身份证,也没有家可回。小孩就跟我谈心,一个是父母离婚了,还有一个是孤儿。没有办法,我就说你就在这儿住吧,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后来也搞了一个厨房。后来人越来越多,不是一下子来的,陆陆续续都过来了,就在我这儿住。

北青报:生意好的时候宾馆入住情况怎样?

李玲:基本上每天都是满的。

北青报:最多时候免费住在这里的,能占到多少?

李玲:免费的能有一半的房间。

北青报:这些人免费住在这里,有没有觉得会影响你正常的生意?

李玲:也想过,但就觉得他们挺可怜的,后来也就不想了。

北青报:现在还有免费住在这里的吗?

李玲:今年我的状况不好,现在他们都不好意思都走了,就都正常营业了。从去年开始,别人来催房租,老是吵,他们听到觉得不好,就悄悄走了。

北青报:后来有人回来给你付房费吗?

李玲:没有。就都消失了,我都是找都找不到。

北青报:网上有消息说,你还欠了外债?

李玲:欠外债欠了有20万,都是这些年欠下的。这些都是跟私人单位借的,私人贷款,利息很贵。因为当时没办法,为了救小孩的命没办法,他们就哭,说哪个会要我。还有一个女孩生孩子,当时难产,我也给了她一万九千块钱。

北青报:现在正常经营,欠下的钱能还完吗?

李玲:现在正常经营,收入还可以,每天大概450元左右,但是也不够还,因为要利息。

北青报:欠这么多钱,有没有跟家里人说?

李玲:家里人没人知道,我也没跟他们讲。而且现在孩子有尿毒症,准备换肾,我也在和他进行配型。欠钱这个还是不跟家里说了,不说了。

北青报:为什么欠着钱,还要继续免费收留其他人呢?

李玲:那没办法,他们来到家里了,出了状况没办法不管。有的是人命关天,不能不管他们。

北青报:这些年有没有过后悔?

李玲:当时没想过,为了救他们就没想后果。知道后果了怎么办,也不能后悔。

北青报:以后还打算继续经营这家宾馆吗?

李玲:肯定想开下去,有的小孩出去了,回来想找我,如果我不开了就找不到了,他们在外面遇到什么事情还是会来找我。

友情链接
网易安徽 凯风网 中国反邪教网 京都之声 海河网 冀风网 人间正道 晨风网 大美黑龙江 海尚网 莫邪网 钱江潮 福建海丝网 赣韵网 山东反邪教 凯风河南网 九凤网 洞庭云帆网 粤正风清网 桂风网 正风网 最美山城 蜀风网 黔风网 云南风 新陕网 飞天阳光网 青海凯风网 塞上风网 丝路清风 魅力成都网 塞北风 汾河网 北疆风韵 人本网 岳麓红枫